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学院新闻 > 学院新闻 >

【经典重现∣“日出”亚视别样红】

发布时间:2018-06-20 17:15    点击量:

        《日出》作为中国杰出戏剧家曹禺的最心爱作品,在诞生后的80年间,历经话剧、电影、电视剧多个版本,并有白杨、谢芳、方舒、徐帆等各个时期最当红的女明星,分别扮演了各个版本的“陈白露”,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近日,亚视学院影视2016级表演专业的学子们,用他们年轻的稚气、学识和芳华,以锐不可当的勇气向经典挑战,以复古与全新的演技演绎了属于他们的《日出》,众多形象鲜活而生动,令人掩面深思叹为观止。


 
“日出”亚视学院

       广东亚视演艺职业学院表演专业一直有着向经典致敬的光荣传统,藉由排演古今中外的经典话剧,来锻炼表演专业学生的舞台表现能力和临场应变能力,提高同学们对艺术的审美、鉴赏素养,寻找自己与经典大师之间的差距,为培养影视表演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打下良好的基础。一批批优秀表演人才,正是在这种崇尚经典、学习经典、传承经典、向经典挑战中,学会了表演技巧,走向了银屏,圆了表演梦想,亚视学院影视表演专业被业界誉为“华南影视人才的摇篮”。
        本次向经典致敬的优秀剧目,选择的是曹禺先生的话剧《日出》,2016级表演专业的学生怀着对话剧艺术的孜孜以求和不了情怀,怀着对经典话剧作品的敬畏、尊重,试图尝试运用全新的艺术形式诠释经典主题、重现经典故事,给观众奉献一台经典文化盛宴。
       本次话剧《日出》的展现,导演手法也颇具特色,将现代意识融入有深刻历史积淀的名著当中,将现实与历史交汇,呈现出一种别具一格的美感。舞台背景的使用令人称道,在观众面前将舞台道具与大屏幕背景相融合,使老天津的三等妓院和富丽堂皇的场景自然交汇,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复古感觉。
       本次舞台剧在精神内涵上是同原著一脉相承的,并且以现代人的视角对金钱给人性的扭曲和异化加以新的诠释,直面商品化给人带来的困惑。得益于时空的一致使对生活的剖析更加直接强烈。
演员们不落俗套和匠气的表演,让观众大有穿越时空之感,将人物的性格刻画的入木三分,引起观众爱憎上的强烈共鸣。两场的演出,同学们悉数登场,不同的角色、不同的妆容、不同的性格,或朴素、或妖艳,让观众尽情领略到他们语言的魅力、话剧的魅力、再现经典的能力。

 
台上是剧情,台下是人生

      她喜欢阳光,喜欢春天,喜欢年轻,喜欢漂亮……她站在舞台上凄美如画。她是由影视学院表演专业2016级学生朱雨桐所饰演的《日出》主人翁陈白露。
       话剧一开场,女主人翁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如痴如醉地喃喃自语:“生的不算太难看,人也不算得太老,可是……一粒、两粒、三粒……”她细数着安眠药,像活在梦里又仿佛清醒着。



       我们不禁疑惑,究竟是什么使得眼前这名女子发出如此感叹。随着剧情发展,我们逐渐了解到陈白露沉迷于奢靡不能自拔,风情万种却百般无奈,有一颗善良的心,然而却在现实的磨砺下不断变得圆滑,置身黑暗却渴望光明。
       对于朱雨桐同学来说,她形象好,饰演陈白露这个角色也很贴切,有舞蹈功底的她使得舞台上的陈白露显得格外步履轻盈、体态婀娜。音质算不上特别好,但她对台词的拿捏还是基本到位的,对人物的整体把握也很准确,可以用中规中矩来形容。



       足足两个小时的一台戏,写满世间百态、爱恨情仇,揭露剥削制度“损不足以奉有余”的本质。“笑的情态写着哭,美的容颜衬着丑,爱的心情扭成了恨,亲的面孔愈发的疏”,我们看到了阴险的银行家潘月亭、势利的茶房王福生;看到处于社会底层的黄省三,亲手给自己的孩子买了鸦片烟来结束生的痛苦,他对欺辱他的人的控诉言犹在耳,“我们都是人,人不能这么待人!”;我们看见陈白露的房间和妓院等场所丑态横生,可怜的“小东西”最终因忍受不了折磨上吊自尽,一直到最后都逃离不了悲惨的命运。



       但是我们更看到了陈白露内心深处对太阳的追求,对自由的渴望,她一遍又一遍重复那一句台词,“天就要亮了。”凄凉的语调,满是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无奈,每每提及“天亮”都饱含深情与期待。

 

       我们今天看《日出》,不是单纯为了怀旧。对太阳的向往和追求,象征着人性的一种自我救赎,它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于苦难之中寻求救赎、寻找光明,而这苦难的生活缔造出的悲剧之美又何尝不是一种崇高之美?今天的95后学生重演《日出》,希望大家能从他们的演绎中与80年前的生命建立起一种心灵联络,领悟生命的意义。
 

       抱着对经典的崇敬,这些学生们从大二下学期开始,排练数月,不断尝试新的演绎方法,力求呈现出最好的效果。20位同学带着对话剧的虔诚和热情,夜以继日辛勤排练。按照教学计划,大二上学期他们排列戏剧片段,下学期才开始演绎完整大戏,这对他们来说不能不是一场大考。
 

       在这场话剧中,所有人都承担着看似不起眼却又十分关键的角色,他们每个人都渴望发光发亮,渴望热情地追逐梦想,台前幕后,汗水交织欢乐,他们终于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学业,创造了鲜活的人物形象和独特个性,才有观众赞叹的完美演出。
 
《日出》是个什么剧

       《日出》以上个世纪30年代具有中国特色的半封建半殖民地都市天津为背景,以“交际花”陈白露的华丽客厅和翠喜所在的三等妓院“宝和下处”为具体地点,展示了“有余”和“不足”两个社会阶层完全不同的生存状态,实现了对“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社会的揭露。
       全剧共四幕,其时间分别为:黎明,黄昏,午夜,凌晨。作品主要描写了三类人物:一是受五四新文化影响而在社会上发生不同变化的青年学生,如堕落为交际花的陈白露、仍然向往光明的方达生;二是“有余者”的代表和附庸,如银行家潘月亭、大丰银行襄理李石清、富孀顾八奶奶、面首胡四、打手黑三、洋奴张乔治、大旅馆茶房王福升以及没出场的恶霸金八等;三是社会底层的“不足者”,如妓女翠喜、被银行抛弃的小职员黄省三、不幸落入黑社会之手的小东西等。
 
《日出》故事梗概
 
       名噪一时的高级交际花陈白露在自己长年居住的酒店接待了从家乡特意赶来的方达生。尝试说服陈白露放弃这里的生活与自己回到家乡的方达生发现,这个自己曾经的恋人,昔日单纯的小女孩,如今已经深陷十里洋场的纸醉金迷之中。
       尽管陈白露深深厌恶和鄙视周围的一切,但她依然抱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终日周旋于潘月亭、张乔治以及顾八奶奶等巨商富贾身边,维持着自己奢侈生活的假象。
       陈白露从流氓黑三手中救下一个小女孩——小东西,并认她做了干女儿,为了保护小东西,不惜求助于银行家潘月亭,向黑三的主子、黑社会头目金八爷求情。但小东西仍未逃出魔爪,被黑三绑架后卖入下等妓院。在那里,虽然有好心的妓女翠喜照应,但小东西最终依然因不堪凌辱而上吊自尽。
       就在陈白露对自己的生活愈发厌倦的时候,潘月亭中了金八的圈套做投机生意,最终破产并离开了陈白露。陈白露债台高筑的同时发现自己已经被金八爷派来的黑三限制了行动……
       当所有的喧嚣嘈杂过后,独自一人的陈白露静静地数出足以致命的安眠药片,读着自己曾经的诗人丈夫写下的小说。那本名为《日出》的小说里写着这样的词句:“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Copyright(C) 广东亚视演艺职业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104217号